慢性盆腔痛:让临床医生棘手的问题

作者:lemon 来源: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2019-7-1 阅读

慢性盆腔痛( chronic pelvic pain,CPP)是指盆腔、前腹壁(脐周或脐下)、腰骶部或臀部的非周期性疼痛,持续 6 个月以上,常引起功能障碍或需要药物或手术治疗[1]。它是影响女性健康的常见问题,CPP 是一个症状,而不是诊断,因慢性盆腔痛发病隐匿、病因复杂,涉及较多相关学科,目前的无创检查方法对明确病因诊断的价值有限,诊断较困难,治疗也相对棘手。


1.为什么发生慢性盆腔痛?


慢性盆腔痛病因涉及女性生殖系统、泌尿系统、消化系统器官、骨骼肌肉系统、神经精神因素异常等多种疾病。慢性盆腔痛以盆腔内脏痛为主。通常情况下,内脏痛具有以下共同特点,即:属于慢痛(缓慢、持久、定位不精确、对刺激分辩力差);对切割、烧灼等刺激不敏感,但对牵拉、缺血、痉挛等刺激敏感;常伴有内脏-躯体牵涉痛。研究还发现内脏痛的另一重要特点:一个病变内脏器官的疼痛继发引起另一个相邻正常器官痛觉致敏,可导致后者的功能异常[2]。慢性盆腔痛也具有以上内脏痛的共同特点,但其具体发病机制至今仍不明确。有研究认为分娩、妇科腹腔镜手术、剖宫产手术、盆腔炎性疾病、外伤等引起的下腹下神经丛的损伤及由此引起的神经重建可导致慢性盆腔痛[3]。此外,激素变化,社会因素,受虐待和负面心理特征均与慢性盆腔痛的发生相关,但具体机制需进一步研究。


2.慢性盆腔痛最常考虑哪些疾病?


在CPP的诸多病因中,妇科因素广受关注。很多妇科疾病,包括内异症、盆腔炎性疾病、盆腔粘连、子宫肌瘤、盆腔淤血综合征、子宫腺肌病以及盆底功能障碍及其相关手术治疗等都可能导致慢性盆腔痛。腹腔镜检查是鉴别妇科因素导致 CPP 的金标准。病因可单独存在也可合并存在。目前认为子宫内膜异位症是CPP的最常见原因,其多见于育龄妇女,发病率为 10%~15%[4]。但目前子宫内膜异位症与 CPP 的具体相关性仍不明确,两者之间不一定都有因果关系。


约 30% 的盆腔炎性疾病患者将发展为慢性盆腔痛,具体的发生机制不明。主要与以下两个因素相关:其一,粘连形成和输卵管破坏的严重性;其二,急性盆腔炎症诊断和治疗后盆腔张力持续存在 30 天以上[5]。


一些原因不明的 CPP 患者需要考虑盆腔淤血综合征的可能,常见症状包括疼痛部位不固定、充血性痛经、深部性交痛、性交后疼痛、长期站立后以及其他腹压增加时疼痛加重。盆腔静脉淤血综合征症状多不典型,体征易与其他疾病混淆,且缺乏简便易行的确诊方法,而且部分临床医生对本病持怀疑态度,致其具体患病情况不确切。有文献报道对 CPP 患者同时采用诊断性腹腔镜和逆行盆腔静脉造影进行检查,发现约 30%有慢性盆腔痛患者存在盆腔静脉淤血综合征[6]。


CPP 与盆腔粘连的关系仍不明确,有一些证据表明致密的粘连会限制内脏器官的活动从而导致内脏疼痛,清醒状态下的腹腔镜疼痛定位检查也提示粘连可能为 CPP 的部分病因。


3.诊治中应注意哪些问题?


由于慢性盆腔痛诊治颇为复杂,如何选择合理的方向诊断慢性盆腔痛是临床医生面临的重大挑战。因简单可行的辅助检查对慢性盆腔痛的病因诊断价值有限,详细的病史采集和全面细致的体格检查在诊治慢性盆腔痛过程中更为重要。对因慢性盆腔痛前来就诊的患者,对其疼痛的具体特征应进行详细的询问,包括疼痛开始的情况、部位、性质、强度、加重或缓解因素、与月经周期的关系、与排尿排便的关系、伴随症状、以及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程度。不同的疼痛特征对于诊断有很好的提示作用。如继发痛经伴进行性加重,发生部位多位于下腹部,腰骶部,伴有深部性交痛,排便疼痛和盆腔器官功能障碍,多于月经后症状减弱或消失多提示子宫内膜异位症。


查体需全面。从接诊开始,患者所处的不同体位均可为疾病的诊断与鉴别诊断提供有用的信息。其中膀胱截石位体格检查对于诊断妇科原因导致的盆腔痛具有重要的意义。因子宫内膜异位症在 CPP 病因中所占比例较高,特别强调三合诊检查对宫骶韧带、主韧带、阴道直肠隔等部位的评估,盆腔局部触痛(如宫骶韧带触痛)、盆腔局部结节形成以及子宫固定等阳性体征均有助于子宫内膜异位症的诊断。


参考文献

[1] Daniels JP, Khalid SK. Chronic pelvic pain in women. BMJ, 2010, 5:341.

[2] Malykhina AP.Neural  mechanisms  of  pelvic  organ CROSS-sensitization.  Neumscience,  2007,  149:660 -672.

[3] Tettambel  MA. An  osteopathic  approach  to  treating women with chronic pelvic pain.J Am Osteopath Assoc, 2005, 105:s20 -22.

[4] Mao AJ, Anastasi  JK.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endometriosis: the role of the advanced practice nurse in primary care. J Am Acad Nurse Pract, 2010, 22:109 -116.

[5] Trautmann GM, Kip KE, Richter HE, et al. Do short-term markers of treatment ef?cacy predict long-term sequelae of  pelvic  inflammatory  disease? Am  J  Obstet Gynecol, 2008,198:30.

[6]Soysal  ME1,  Soysal  S, Vicdan  K, et  al.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goserelin  and  medroxyprogesterone acetate  in  the  treatment  of  pelvic  congestion.  Hum Reprod, 2001,16:931 ~ 939.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业务合作┊ 联系方式┊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科泌尿网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1072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631号
妇科泌尿网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